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30m2b.com/,弗赖堡队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袁方,水镜八奇中的原创人物。他的出场不如几位师弟般附带惊世骇俗的奇谋,然而从洛阳、虎牢关两处来看,袁方的临场应变本领也是极佳,其后的幽州用兵,官渡对阵等都显示了他卓绝的智略。堪为八奇之中综合能力最强的人,也是八奇中唯一一个兼具霸主、谋士与武将才能的人,精通失传已久的《握奇经》。

袁方,是香港漫画家陈某笔下的虚构人物,在以三国为题材的漫画《火凤燎原》

其首次出场是在《火凤燎原》第二卷第十一回,在第四十三卷第三百四十八回中被偷袭,第四十四卷第三百五十一回伤重逝去。死前出现一生挚爱孔茶的幻象,并对自己的人生有所顿悟,在小茶的怀中安然睡去。

袁方字显谋,豫州汝南郡汝阳县人,八奇之首。故事设定为袁绍与其嫂的私生子,因礼法原因袁方和他母亲都没有名分,他的聪明才智备受袁绍肯定,袁绍有逐鹿的野心却碍于世代忠良的面子,想让袁方以外人身份代替自己夺天下,故自幼便将他送到水镜先生门下学习,同时请了南华八怪之一的左慈收其为徒,在八奇中只有袁方与五奇周瑜是武将出身,常常躬亲上阵。

曾担任讨伐董卓的关东军总军师,用计削弱其他诸侯的战力,为将来袁家的强盛铺路。深爱着一位名为孔茶的女子,其为一富家之女,与袁方两人青梅竹马,约为婚姻。但袁绍想安排他与孙坚之女孙淑进行政治婚姻,所以便下令悔婚并暗杀小茶,因此造成了父子二人其后的隔阂。

所行兵法多种多样,唯独蔑视《孙子兵法》。在数月之内攻破天下第一关,达到先人所不能及之事,紧接着围陷易京,使得公孙瓒惊惧自杀,死前称袁方为“魔王”。其后官渡统筹全局,独力对抗荀彧、贾诩、郭嘉等人。期间施计不费兵力部署:送还玉玺取得与保皇党合作的机会,进而促董承许都事变、诱张飞叛乱徐州、迫马腾引兵东进、纳刘备壮大声势,皆给曹操造成不小的困扰。水镜先生认为其思想飞越程度已超出军师的范畴,在与曹操的谈话中,水镜认为袁方、曹操和某个小孩子(司马懿)一样都有着奸雄的能力与气质。袁绍更大胆怀疑水镜之所以栽培剩下七奇,其用意即在牵制袁方。在袁家阵营中文丑高览张郃蒋奇等人皆属于他的派系。

在津西一战中摆出绝学风后八阵图,以寡敌众大败郭嘉所率领的曹军。以甄宓拉拢袁熙,挑起袁谭袁尚之间的不合让他们兄弟内斗,并火烧乌巢借此除去袁绍父子,希望将河北分化的族人势力统一为自己的势力。但计谋却被司马懿等人的幕后布局破坏,自己更被亲信偷袭刺杀。之后选择跳崖,意识模糊间了解自己的生存意义,感慨父亲袁绍的“花”难以种满天下,和自己一样终究成为花下腐泥,更仿佛见到了恋人小茶的幻影,在其怀抱中安然逝去。之后尸身由荀贾郭三位奇人进行简单的葬礼,一火泯恩仇。

初平元年(公元190年),董卓祸乱洛阳,关东各路诸侯推袁绍为盟主起兵讨伐,而当时在都城洛阳为官的人员中,有不少是关东军士的亲友,董卓便以这些人为人质,牵制关东联盟。关东诸侯为打破僵局,遂趁祭祖时节派人潜入洛阳,想用计救出人质。

为救司马朗燎原火也以赵火的身份成为董卓军新上任的带刀校尉,之后有意被混进城内的孙淑抓走,带入关东军在洛阳的集合地,此时袁方以关东军救援人质总指挥的身份登场。袁方故意放走燎原火,要他将计划告诉董卓,同时准备好了替死鬼,目的是让董卓军掉以轻心。但原本准备配合救援的内应袁泰被吕布所杀,袁方登时转换策略,在祭祖节晚动手劫人质。此时袁方收到七奇诸葛亮关于计谋“城下一聚”的来信。

祭祖节子夜,袁方派关东军将领化身李傕军人员,以李傕军受袭为名引郭汜军出城驰援,再以郭汜军受袭引李傕军出城,此时守保阳城的郭汜、守东门的李傕都被引开

用燎原火的校尉牌,借吕布的名义运走关东军家眷,以用人质帮助郭汜退敌为由出洛阳城东门。为争“卧龙”称号,这一段袁方放言:他要做诸葛亮一生也办不到的事。诸葛亮一生谨慎,基本运筹于帷幄之中,确实无法像袁方这般施策于两阵之前。

出东门后在路上遭遇华雄的赤兔部队,又以受关东军攻击为由返回东门往南门走,东门守城人员与华雄军不熟加上天黑,以为真是关东军于是用弓箭射击华雄军,华雄被迫从东门绕道快马加鞭往南门追击袁方,此时守北门的华雄也被引开。袁方一众尚未抵达南门时,就被华雄的赤兔部队堵截,但运人质的只是少量关东军兵力,此时袁方的主力正混在北门城内,暗合城外袁绍军主力趁机强攻北门,赤兔部队的马力被消耗,华雄唯恐失职,只好放过眼前一行人匆匆回防。袁方通过事先的部署,凭只言片语便吓退了赤兔部队,也迎合了火凤前期心理战为重的主旨。

华雄离开后天已放亮,袁方难以蒙混出城,遂从城南引兵折返,往北门欲和攻城的袁绍军会合,由于他早已知晓搬城计划却留有隐瞒,刻意想让袁氏独占洛阳,引起了黄盖等关东别部将士的不满。就在这时董卓携献帝出现,袁方一众被军队包围,原来“城下一聚”包含了除去关东盟主袁绍的布局,此时袁绍不待与袁方等人会合,便草率地攻入皇宫,董卓军当即火烧洛阳,袁绍危在旦夕。“城下一聚”也打乱了袁方的部署,受袁隗开导,袁方终于狠心抛下其他人,并牺牲孙淑逃生,直奔皇宫去救袁绍。而袁绍早被文丑等人奋力救出火场,袁方只好藏身于董卓军中另谋行动,其后终于在袁绍被围困于山道时成功救了他。

之后袁方与袁绍欲趁机挟持董卓,想借此逃出洛阳,虽有文丑默契配合,但仍是被吕布看穿,险些丧命,最终凭借燎原火和刘备等人的努力,关东一众才得以脱险,这一仗的失败也令袁方与“卧龙”之名失之交臂。初战的这等表现很容易让人产生袁方个人自负且实力较差的看法,其实不然,从往后的剧情来看,袁方的实力着实不弱。由于前期的重点在于董卓、吕布,主角更是燎原火和司马懿,袁方只能作为陪衬来串联起洛阳城中的部署,而这样也好为越往后出场的八奇表现越惊艳做铺垫。

洛阳遇挫后,联军在酸枣打算退兵回各自辖地,途中出现大量难民,为得民心各诸侯开始分发粮草,唯有荀彧真正掌握民意,以为了打仗为由拒绝发粮给难民,为曹操成功吸纳大量部众,袁方也主张保留粮草,无奈袁尚却已擅自替袁军分粮。

而酸枣关东军帐外的难民却是吕布引来的,目的是为了先消耗联军补给,再以赤兔部队快速的机动力抢先到达虎牢关,利用地形围困关东军,实行第二次“城下一聚”,意图一举歼灭关东联盟。众诸侯因分粮导致粮草不济,军心涣散,远途的诸侯也以粮尽为由拒绝来援。

袁绍原本的打算就是在讨董的同时,也要排除内忧。袁方借机融会贯通,在眼前关东众诸侯军中抽出主力将士,以抵挡吕布、华雄,又在出阵名单中加入刘关张三位低阶的马弓手,以此刺激诸位主力大将的士气。此计名义上是为了对抗董卓军,实际上也是为了削弱关东众诸侯的实力,先按兵三天,消耗众诸侯余下的军粮,再以刘关张刺激出阵大将让其勇往直前,又不断以《士气论》蒙蔽出阵者让其轻敌自负,先后战死于华雄刀下。等到关东军其他诸侯的主将皆被斩杀,最后才轮到关羽出阵战退华雄。袁方原本也留有文丑在最后以退华雄,而当时袁术军就在附近,袁绍军可与之会合北上冀州,粮草无忧。

华雄败退后,袁方下令众诸侯依计行事连退三塞,倚靠山势埋伏吕布。自己则借袁绍军在后山伏兵为由退出战阵,引张辽军袭击联军后营,吕布军在前入围,联军前无将后无援,无路可退,主力被逼与吕布交兵。虽有刘关张出现救援关东诸侯,但也已大大消耗众诸侯的战力,此计意在让董卓与关东其他诸侯互耗,除去关东内部竞争对手,为袁绍的霸业开路。

此段袁方与吕布达成共识,袁方达到了削弱关东诸侯的目的,吕布也趁机除去华雄这个障碍,打好夺权基础。

自讨董失败后,关东联盟完全瓦解,各人为称王之欲互相攻伐。袁绍在虎牢关以袁方之计,想借吕布消灭各诸侯,虽未全功,但仍收其削弱之效。然而智谋尚未完结,随后袁绍修书公孙瓒合攻韩馥,欲平分冀州。

初平二年(公元191年),袁绍趁公孙瓒出兵时,以救韩馥为借口,突袭冀州首府邺城,韩馥被免去一切。公孙瓒得知后,马上前往邺城讨利,在途中遇到袁方的伏兵,公孙瓒军惨遭重创,其弟公孙越被射杀。袁方遂令奇兵,堵塞公孙瓒的退路,令他无路可退,唯有绕过太行山,退回北平。路途遥远,军粮无继,袁方不费一兵一卒,便把公孙瓒逼上了绝路,最终在界桥围困公孙瓒军。而由于公孙瓒事先与刘备有约,加上袁绍部下紫王误与小孟和清风帮交手,以致在界桥之战中燎原火、刘备等人误打误撞将公孙瓒救出。

此时袁方已帮助袁氏夺取冀州作为根据地,为之后袁绍势力在河北的发展奠定基础。

袁方安排甄姬分化袁绍三子的关系,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,利用曹操、张绣、吕布、刘备等诸侯混战之时,秘密派人往北方部署,暗中拓展领地。并于建安二年(公元197年)让袁绍接受统领冀、青、并三州的皇令。袁术此时受到曹操势力的威胁,向袁绍求助,袁绍则提出了将玉玺交给袁方的条件。

而荀彧为了避免曹操在出兵讨伐吕布时会被袁绍偷袭,再表献帝封袁绍为幽州统帅,此时袁方亦趁机突击公孙瓒,以皇令让河北公孙瓒一众盟友倒转枪头,目标直指公孙瓒所在的幽州主城易京。

建安三年(公元198年),袁方趁曹操讨伐吕布期间,发兵北上攻打后方的公孙瓒,袁军势如破竹,附近的军阀也相继投降,短短数月之内,大军攻破天下第一关,达到前人所不能及之事,易京被围,粮草不继,公孙瓒危在旦夕。此处高览、张郃称曹军奇人兵围下邳及断粮之策与袁方的相仿,坦言情愿在袁方手下效力,同时有不少有识之士加入袁方阵营,袁方一党迅速壮大。

由于下邳被曹操围困,吕布告急,袁方修书与他表示愿意收留,意欲让其尽量消耗曹军战力,吕布自知是计亦无可奈何,日暮途穷下遭到部将魏续等人出卖,被曹军枭首。

围城、断粮、绝盟友,数月间,易京沦为人间炼狱,在饱受精神折磨之下,公孙瓒将妻儿杀尽,惊恐地望着缓缓步入城内的袁方,嚎呼“魔王”然后自刎。

建安四年(公元199年),袁绍坐拥冀、青、并、幽四州,河北完全落入袁氏手中。

紧接着袁方开始为之后的官渡之战做部署,趁马腾、刘备等人皆在朝中,秘密将玉玺送还给汉献帝,取得与保皇一党合谋的机会,借此里应外合,许都内部顿时暗流汹涌。

建安四年(公元199年)五月,袁谭率兵自青州南下,准备联合袁术共抗曹操,途中大败田楷孔融等国相,势不可挡,直取下邳。却在下邳乱葬岗遭遇乔装挖坟的赵云张辽,大败而回。袁方则带领部队进入曹军在徐州东面的要地,曹军第一防线的负责人是荀彧,发现异样后,荀彧也带领部队前往东面阵地。荀彧入丛林后先以弓箭试探虚实,知晓袁军早已取得地势,几番对拼箭阵后料定是袁方前来,最终不敌在丛林深处中伏,受伤退阵。同时,袁方命高览等人回河北之后,大肆宣扬袁谭的万人精兵被两位“百姓”打败的事实,又借袁谭之名弃袁术于不顾,毁袁谭族内声望,并除去叛汉族虫袁术挽回袁氏“忠臣”声名,由此造成袁谭丧失继承人之位,袁术失去袁绍援兵,被刘备完全击溃。此时袁方则接收了袁绍最精锐的部队,领前部大督,实力暴增。

袁方用箭射伤荀彧后,又开始不断刺杀曹军内参与官渡决策的谋士,并派人传染疫病给郭嘉,所幸华佗尚在徐州,郭嘉无碍。施离间计增强与张绣的联系,造成曹操后方忧虑,使贾诩不得已退阵官渡去安定后方。同时因感司马懿亦有奸雄之相,实力堪比八奇,便派刺客入徐刺杀之,司马懿被陆逊所救,逃过一劫。此段司马懿在徐州以粮草救援为条件逼袁术拥袁绍为帝,陷袁绍于不义,恐袁术反悔又将其毒杀。郭嘉则在袁绍被拥为帝名声大损之时,安排忠于汉室的皇族与之接近并趁机下毒,致使袁绍幼子袁买死亡,也差点儿令袁绍中毒。除郭嘉带病继续留在前线外,刚一开战,袁方便使曹方荀、贾两大要员退阵官渡。

之后袁方先促发董承许都事变为饵,反曹一事见光,国戚伤亡惨重;因刘表孙策交战,曹操后方松懈,又将参与“衣带诏”反曹的名单送至曹操手中,进而逼马腾从后发难;再以名单诱张飞斩杀车胄,叛乱徐州;董承一死,刘备顿成皇族盟主,徐州被曹军攻破,刘备只能投奔袁绍,借其声名又引得其他皇族以及袁氏部族合流,助袁绍团结族众,撇除恶名再涨声势。此策不费兵力就部署完成,此时袁方在河北的声威已无人能及。

袁方曾联络孙策配合袭曹,为防被利用,孙策打通庐江后,借庞统之力除去内忧于吉,自行出兵伐曹,兵临合肥方才受阻退兵。但因与太平道的纠葛,孙策不久后遇刺,北上逐鹿一事不了了之。

袁绍驻兵黎阳,遣先锋大将颜良、文丑率大军南下攻曹。白马之战,郭嘉与荀攸等人用计,利用关羽牵制刘备,借这缺口突破袁军右阵,斩杀颜良;延津之战,于峡谷设伏,以刘晔押送的贵重物资扰乱文丑军队,张辽突入斩杀文丑,乐进徐晃带队破敌。

建安五年(公元200年)六月,曹军于延津大破袁军,夺数寨,袁军一下损失两员大将,士气大失。袁方在延津以西集结残败的军队,重整旗鼓,让一众副将分别带队,大将张郃用管仲兵法率先冲锋。自己亦亲自入阵,活用军志、老子两样阵法,临阵应变,以少量兵力压下郭嘉的孙子兵法。引郭嘉入阵,使之弃了高地,阵地现形,而其他袁氏的增援部队也悄悄抵达,袁方随即变阵,将两种简单的阵法化用,成四正四奇之形,令四支副军随四支主军向敌军吞噬,使出失传已久的《握奇经》之风后八阵图,最终克敌制胜打退曹军,大挫其锐气。

津西一役后,袁绍军士气大增,袁军对曹营形成了包围之势,此战后袁氏族中又有部众要求加入袁方麾下,袁方一党势力再增,袁方则慢慢将矛头对准袁谭袁尚的支持者

建安五年(公元200年)七月,汝南郡黄巾变民首领刘辟等人背叛曹操,归附袁绍,袁方派刘备率军南下援助。由于刘备亲临,各郡县纷纷起兵响应,汝南叛军日益强大,形势一发不可收拾。

因汝南叛变,贾诩忙于应付,荀彧留镇后方,维稳许都,都无法抽身去官渡战场,郭嘉在前线以荀攸、司马懿顶替荀彧、贾诩之职。

建安五年(公元200年)八月,袁绍军包围曹操,袁军乘高车向寨内发箭,而曹军则以投石车还以颜色。袁军再挖掘地道,曹军则在寨内挖横沟阻挡,双方互有攻守,各有死伤。

袁军攻打官渡城,袁方调高览大军入山谷协同太平道,郭嘉则派徐晃、史涣往官渡袭击袁军负责运粮的韩猛,高览在小谷无法救援,粮草尽失,乃韩猛失职。此计实为对付河北反对袁方出兵的一众人员,粮草出资者是后方反战的冀州大族,而韩猛一党牵扯甚广,袁氏反战派不断被袁方处置,甚至于令沮授失势、田丰入狱。田丰侄子田德因此秘密来南阪,向昔日同窗司马懿求援,司马懿趁机混进邺城。

建安五年(公元200年)九月,袁军在官渡包围曹操主军,由于袁氏拥有庞大的军力,多支部队趁势入曹操腹地,与守城的曹军展开连场激战。

袁方开始以土包战、搭天车等各种战法强攻曹营,曹军则由荀攸做战术统筹,夏侯惇曹洪许褚韩浩等人在前线合力退敌,袁曹开始了一波又一波的攻防战。

司马懿在邺城靠同窗许元的关系与其叔父许攸接触,司马懿以补给路线、供粮、资金等曹方军事命脉为条件取信许攸,答应在曹营做内应,许攸亦想借司马懿这条线为家族谋取利益,双方各有打算,一拍即合。而邺城坊间则盛传许元私吞军费一事,为澄清此事袁方从前线回邺城,同时更是为了布下另一条计。与司马懿会晤后,向许攸叔侄挑明坊间的流言实为司马懿所放,许攸则借机献苦肉计要求把许氏一族抄家,将许元下狱,司马懿必借此要挟许元。袁方则让许攸以受害者身份投曹,引曹操来乌巢,拟用火烧之。

建安五年(公元200年)十月,许家因贪污被抄,许攸挟司马懿投曹,却反中其计,侄子许元被杀,五个儿子被掳,他只好向曹操坦诚袁军粮草不在乌巢而在故市。而这一切其实尽在袁方的掌握之中,许元和许攸的五个儿子都是袁方献出去的饵,目的是让许攸说出“实线]

a,引曹操前来故市,一举收拾之。许攸、许元没有司马懿的能力,没能看破袁方这招献头之计,不像司马懿在讨伐吕布时被贾诩献头一样融会贯通。

袁谭、袁尚各自的谋士郭图审配都断定乌巢只是幌子,真正火攻曹操之处在故市,因此两边都以全部兵力进军故市欲取渔人之利,争取灭掉曹操这个最大战绩来为继承权铺路。而曹操亦亲自指挥他的直系夜行军直驱故市,并将夜行军易装为袁军,混入袁氏部队激起袁谭袁尚内讧。

此时三方都已步入袁方彀中,袁谭袁尚互损后回到乌巢,袁绍当时正在乌巢视察,袁熙更是原本负责火烧乌巢的统率。在袁熙不知底蕴的情况下

a,外围部队照原计划引火烧乌巢,乌巢内尽是易燃之物,寨内外的袁军都误以为对方是曹操假冒的袁军。火烧故市,火烧乌巢,袁曹两军皆入局,灭曹操功在袁方,灭袁绍罪在三子,若此计达成,袁绍与谭、尚二嫡子俱殁,袁熙无意争权,乌巢一事亦将被迁罪于他,进而失去人心。以袁方凭实力得来的威信,便可不再受名分的顾忌,顺理成章继承袁绍的一切,河北袁氏分散的权力也将归于统一,而曹军无主,强兵之下残党不足为惧,一统北方后,便可南下荆州与诸葛亮等人一决雌雄。

曹操用计支走袁谭袁尚后,进入故市准备烧粮,却发现内里尽是易燃之物,张郃、高览当即在外放火烧故市,曹操军经过多次练兵,迅速突出火围,与袁方军展开激战,袁方欲起八阵对付曹军,曹操脱离大队引得率领袁军起阵的主将脱阵追之,袁营主将受到反击,原来曹操竟是张辽假扮。袁方于是亲自入阵指挥,见曹军兵少不乱,用兵井井有条,孙子兵法更胜从前,料准是曹操在内指挥,正合其意,欲在此一举除之。

袁方以各军副将再起八阵,逐渐压下曹操改良的孙子阵法,再派刺客入阵欲趁乱刺杀曹操,而袁军刺客却反被假冒曹操的刺客所杀,张郃与张辽对峙,曹操依靠赤兔部队逃离战阵。就在此时,袁方部曲杨清从阳武方向慌乱赶来,告知袁方在与曹操故市大战之时,真正的粮仓——阳武已被自己人所烧。

袁方留下张郃高览抵挡曹军,另行领兵前往阳武,见真正的粮草补给被毁,难以久战,为防后方生变,袁方下令军队撤回河北,待统一袁氏势力后再发兵南下,大队先行调走后,袁方正欲部署接下来的行动,却遭杨清及其部众袭击,袁方更被杨清重创,骑马脱离时跃入山谷,不久伤重而逝。此时袁绍及其二子也被司马懿引来的蒋义渠所救,谭、尚二子犹在,袁方纵使不死回河北后必受其所扰,短时间内也难以与曹氏争锋。粮草被烧,袁营军心受损,曹军乘势大反击,官渡之战最终以曹操胜利收场。

袁方的部署并非不精彩,他以一人之能独力统筹官渡之战,既要对外也在安内,纵使粮草被烧也尚有退军部署:蒋奇等袁方一党抢先夺船渡河安然退回河北,袁谭袁尚一众兵士被曹军尾追,渡船不足,强行过河溺死大半。只要袁方回到河北,袁曹之争亦尚未可知。无奈袁方亲信杨清却是郭嘉之卧底杨修的化名,他从后发难,袁方一死,袁氏再无作为。袁方有霸主之气概,欲成霸业必得广收能人为己所用,也正因是霸主,所以杨修这等善于投人所好的有才之士更方便上位,袁方用心统筹战事却疏于对亲信的错用,最终为内奸所害。

袁方身死,独鹤振翼随茶花香逝,随着荀彧、贾诩、郭嘉的三把火,代表着《火凤燎原》智斗灵魂的水镜八奇终于退下了第一位。

袁绍:“做事锋芒毕露,却能留有余地,本可胜得完美,却能用失败来掩饰。”“你…愈来愈有高祖的风范了。”

陈式:“老师(诸葛亮)也说过,一爷之计属长远的,命不长的,真不知其果。”

吕布:“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一向是袁绍军师袁方的手法”“ 咱们正中袁方之计,技不如人,无话可说。”

水镜先生与曹操谈:“他(袁方)的能力,早已大大超过八奇应有的范围了。”与袁绍谈:“方儿聪颖,习百家之长,实在没有难度。”

许家接替田、沮负责粮草,许攸以为粮草尚在故市,其实已被袁方转到阳武。身在袁营的杨修,也是在此时才知道真正的粮仓所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